平价上网日益临近 海南某光伏项目为何报价逼近10元/瓦?

  • 时间:
  • 浏览:0

9.637元/瓦--这是海南省《保亭县响水镇二期433KW光伏扶贫项目中标公示公告》中给出的第一中标候选人报出的EPC价格。

“不言而喻光伏扶贫项目的造价不言而喻比常规项目高,但9元多一瓦的价格是全部都是太离谱了?”光伏从业者们感叹,逼近10元/瓦的价格不言而喻一些“离谱”。

日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服务中心发布《保亭县响水镇二期433KW光伏扶贫项目中标公示公告》。据公告,海南瑞祥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海南瑞祥”)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以总价417.240万 元中标。折合单价9.637元/瓦。

在平价上网日益临近,全行业成本不断下降的背景下,9.637元/瓦的价格面前到底有何“高人一等”的是因为呢?

(文丨本报记者 姚金楠 实习记者 董梓童)

“有专业团队做测算,价格不居于间题”

今年以来,宁夏、甘肃等多地陆续启动光伏扶贫电站的招标工作。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有另另四个 多光伏扶贫项目已完成招标,EPC中标价格在5.23元-7.29元/瓦之间。甘肃省临夏县“十三五”第二批光伏扶贫1号、2号电站目前也正居于招标情況,概算投资分别为7.84元/瓦和7.04元/瓦。

相比于此,海南响水二期项目的高报价究竟是何是因为呢?

根据海南省政府针对此项目发布的招标公告,保亭县响水镇二期433KW光伏扶贫项目将利用镇某厂房屋顶场地,共安装1575块组件,并网接入点初步拟定为安装地符近就近10kV中高压公共架空线,招标控制价423.89万元。

换言之,投标者的报价是在政府招标控制价范围内的。政府的“控制价”到底是如可测算得出的呢?

为此,记者拨通了公告上所示响水镇人民政府的办公电话。“不可能 是媒体采访,要给保亭县政府的负责部门发函。”工作人员以“单位有规定”为由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同時 ,对于县政府相应外宣对接部门的办公电话,该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方便透露”。

之前 ,记者致电联系保亭县扶贫办,县扶贫办工作人员表示,响水二期项目的所有相关工作由副主任李晓锋负责。但当记者拨通李晓峰的电话时,得到的答复却是:“你你這個项目由响水镇具体实施,请和响水镇分管领导联系”。

镇里让找县里,县里推回镇里。几经周折,记者最终和响水镇政府相关负责人邢济泽取得联系。

邢济泽表示,响水二期项目地点居于镇企业厂房屋顶,在施工方面并如此技术难度。但对于EPC价格,邢济泽始终未给出直接宣告 ,可是我 反复强调:“朋友 作为业主,聘请了专业单位做项目概算等工作,经评审后得出招标控制价,价格方面不居于间题。”邢济泽同時 表示,海南用地紧张,本次项目选址上万平方米的厂房,如此大的面积不言而喻多见。“而如此像一些扶贫项目一样挑选‘光伏+农业’的模式也是不可能 土地不足。不可能 做‘光伏+农业’项目,价格会更高。”

“未列入光伏扶贫补助目录,但未来会申请”

采访中,多位曾在海南有过投标和供货经历的光伏从业者告诉记者,目前海南省对于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建设积极性不言而喻高,且基于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发展定位,土地管理也异常严苛。“在海南真难再建光伏项目了,即便是扶贫项目可是我 容易。”

记者查阅了截至目前国家先后宣告 的两批光伏扶贫项目目录发现,海南省此次招标的保亭县响水镇二期433KW项目并未列入其中。《保亭县响水镇二期433KW光伏扶贫项目招标公告》显示,该项目已由保亭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保发改审批〔2019〕9号批准建设,招标人(项目业主)为保亭县响水镇人民政府,建设资金来自政府,项目出资比例为政府投资60 %。

响水二期项目到底是全部都是光伏扶贫项目呢?不可能 全部都是,政府全额投资的光伏电站收益又将如可分配呢?

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邢济泽坦言,目前响水镇二期光伏扶贫项目并未列在光伏扶贫国家财政补助目录中,“但未来会进行存量申请”。“目前,项目由中标企业垫资建设,政府将按照工程进度进行结算。不可能 项目地点居于镇厂房屋顶,项目会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模式。”

对于电价收益的分配,邢济泽表示,政府不可能 制定好相关的分配方案。此外,并未透露一些细节。

“这是哪几个项目,我都我不知道”

招标控制价居高、政府全额投资,号称扶贫电站却尚未列入国家光伏扶贫补贴目录,原先有另另四个 多项目的中标者又是如可一家企业呢?

记者拨通了第一中标候选人海南瑞祥的办公电话。当记者说明来意,希望了解响水二期项目相关情況时,接线工作人员直接表示:“这是哪几个项目,我都我不知道。”当记者再次强调公司已是响水二期项目的第一中标候选人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对此知情。

“中标后的采购、施工等工作全部都是由公司全权负责吗?”

“肯定是的。”

“目前的项目报价在每瓦9元多,不可能 明显高于市场价格,朋友 想了解一下具体是因为?”

“原先不清楚。”

“中标公告上显示的项目经理张峦义是公司的员工吗?”

“是的。”

“朋友 还还可以 和他了解一下具体情況吗?”

“不方便透露。”

资料显示,第一中标候选人海南瑞祥成立于2011年6月17日,曾先后中标海南省新康监狱A、B门工程项目、海南国际会展中心维修工程、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人民政府演丰镇居委会装修改造工程、海口市次要道路行道树修剪、海南省文昌市第三中学教学综合楼等海南省多个工程项目。

记者还查询发现,此次招标的响水二期项目,其一期项目为“保亭县响水镇895KW光伏项目”,中标人同样为海南瑞祥,中标总价为820.440万 元,单价同样超过9元/瓦。

“一些是因为是朋友 心知肚明的”

响水二期项目还还可以 最终进入国家光伏扶贫项目名单目前尚不可知,但光伏扶贫项目报价高企的间题老会 是行业关注的热点。2018年底,河南省开封市兰考县35MW光伏扶贫项目的单价中标价格高达9.3元/瓦,就一度引发舆论热议。

2018年4月,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出台的《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土办法》一阵一阵强调,光伏扶贫电站不得负债建设,企业不得投资入股。今年5月,国务院最新发布《政府投资条例》,其中明确规定,自2019年7月1日起,政府投资项目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建设,需在资金确保落实到位后再开工建设。

“对于扶贫项目缘何EPC报价高,我非要说明眼人都知道是缘何回事。”有业内专家坦言,“光伏扶贫项目的高报价多是源于非技术性因素,除了常规的土地、资金成本等非技术成本外,在拿项目的过程中应该还是有一些非常规的因素推高了成本,一些是因为是朋友 心知肚明的。”

End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